logo

美國 Goddard College 為什麼被譽為全世界最接近民主教育的大學?(上)

Created
2022.10.26
Tags
# 自學經驗分享
作者
林怡廷 / Tiff
Description
Social Image
「我曾經是一位醫療公關、實驗教育教師,深感實驗/民主教育對於個人探索的助益,因此以深入瞭解『自己真正想做什麼』為動機,申請被稱作全世界最接近民主教育的大學『 Goddard College 』,就讀社會創新與永續研究所。」
這是我對外解釋現況的統一說法,雖然一字一句都發自內心,但無法細膩解釋這背後的所思所想,包含我「為何從一位實驗教育教師變成一位實驗教育學生」,以及「為何選擇一間默默無名,在全球大學排名被列在無法排名的 Goddard College?這間學校到底是什麼學校? 」,還有「為何你念美國研究所,人卻在台灣?」的問題。
難哪!這個難不僅因為無法一言以敝之,還因為需要過程中不斷地反思與釐清,才能清楚表達。
「寫下來吧!可以幫助你釐清!」這句話有很多人和我說過,最近一次聽到是我研究所同學 Suzanne 和我說的。
所以,寫下來吧!
這篇主要是關於 Goddard College 的教育理念與實踐。
 
說到 Goddard College,什麼關鍵字會跑出來?
民主教育(Democratic education)是我對 Goddard College 的第一個認識。
另類教育資源組織( AERO )創辦人以及國際民主教育論壇( IDEC )的創辦人之一 Jerry Mintz,曾分享 Goddard College 是他認為最接近民主教育的大學,此言不僅是依據他對民主教育豐富的經驗與探究,也因為他真真實實在Goddard College完成學士學位的經驗。
而在更深入接觸和理解後,發現了幾個 Goddard College 的常用字:
notion image
(圖一) Goddard College 的常用字
 
若以教育哲學的角度來看這些詞彙,會發現有一個詞可以把大家牽起來 — — 「進步主義教育(Progressive Education)」。
 
Goddard College與進步主義教育如何牽上線的?
這故事要從 Goddard College 的創辦人 Royce “Tim” Pitkin 說起。
Pitkin 畢業於1863年創立的 Green Mountain Central Institute(之後更名為 Goddard 神學院),此學院高度的社群包容性、社會參與堪稱當時的典範。
除此之外, Pitkin 也是著名進步主義教育家「約翰杜威」的學生。
notion image
(圖二) 杜威雕像
💡
有一次在校園中最古老的建築時,被 Goddard College 校父杜威的雕像嚇了一跳
 
Pitkin 因對於歐洲法西斯主義的興起感到震驚,因此在1938年創辦 Goddard College ,將神學院的自由主義價值觀與杜威的信念結合,認為互動、自主的教育可以幫助建設文明、民主的社會。
作為一所實驗性的大學, Goddard College 不斷提供新的教育模式,以回應社會的需求,例如為了讓有家庭的忙碌工作成人仍然能夠接受高等教育,於1963年開發低住宿的學位(low-residency),讓學生學習不受學校的空間及時間限制,每學期參與八天的實體課程(Residency)後,即可返鄉或是到世界各地進行研究,成為最早開發此類型學位的大學之一。而近幾年則因為校方財務困難、 Moocs 的出現、以及美國低生育率等現象,因此取消全住宿型學習,全改以低住宿型學習,而在未來可能也會提供 online 學位。
如果對於 Goddard College 的歷史有興趣,可以參考這個影片:
Video preview
 
Goddard College 如何實踐進步主義教育?
在這之前,需要先界定我所認知的進步主義教育。
進步主義教育的定義存在著分歧,正面來看是存在多元性,如同他的教育哲學,而於 1919 年創辦,以杜威為榮譽主席的進步主義教育協會,內部成員也存在不同觀點。綜合參考資料及個人經驗後,以下是個人對於進步主義教育特徵的觀點:
1.學習者中心
2.在乎學生內在動機
3.以解決問題為方法的教學觀
4.鼓勵學生合作而非競爭的觀念與行為
5.教師是引導者,不是分配任務者/監督者
6.教育需要民主
7.與生活、社會及環境連結
也許你會在接下來 Goddard College 的介紹中,找到上述七點的影子。
創辦人Pitkin創校之初,以「生活大學(College of living)」為方向,期待能打破將學校與現實生活分開的阻礙,期盼促進嚴謹的探究、合作和終身學習的文化,使個人在世界上做出富有想象力和負責任的行動。
Goddard College 以轉換教學模式作為實踐進步主義教育的方法,透過引導學生發現並運用他們最佳的能力與洞見,改變他們的生活與社區,具體的方式是學生根據個人興趣、天賦、渴望、專業,與學習顧問(Advisor)共同討論研究計畫,並在每學期八天實體課程後,學生即可以依據研究計畫,回過或到各國進行研究計畫。 Goddard College 透過跨學科、整合學科、全人和個人化的教學方法,讓學生可以掌握自己的學習。
而作為一個相互依存的合作學習社群, Goddard College 尊重、包容和欣賞不同的觀點,互相交流、挑戰,接受不確定性、實驗、出乎意料的結果,並意識到與他人及地球的相互連結。
「 Goddard College 所謂的的『豐富知識(Knowing)、形塑自我(Being)、社會實踐(Doing)』(獲取知識、將自己與知識連結、並將其帶入世界)是進步教育教學法的核心,這是完整學習的重點,而學生在學期間的成就即是最好的證明。」 — — Francis X. Charet , Goddard College 教授(我第一學期的學習顧問)
第一次看到 Goddard College 學習基本原則「豐富知識(Knowing)、形塑自我(Being)、社會實踐(Doing)」,是在申請時翻到的學生手冊時,當時明確感受到這間學校不是單純把「學術探究」、「建構自我」、「改變世界」當作口號,而是將理念劃為學習基本原則,並改變教學模式,讓學生紮實地在學習中邁向目標,這也讓我更加清楚這是我需要也想要的教育環境。
第二次聽到學習核心是在八天實體課程,首次和我的學習顧問討論學習計畫的時候。還記得那時候,我有些焦慮地和他分享四個心中想做的計畫,懊惱自己不知道要做什麼好,他專注且不打斷地傾聽完,然後不疾不徐地和我介紹「豐富知識(Knowing)、形塑自我(Being)、社會實踐(Doing)」以及學習的階段性任務。這段談話,我的學習顧問並沒有直接建議要選擇哪個計畫做,但我卻有了醍醐灌頂的感覺,於是我開始整理每個計畫與學習基本原則的關聯。
也許,一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原因,是因為雖然清楚每個「想做的行動」對於世界的意義,卻無法明確地找到與自身需求的連結,加上認知還不夠充足,導致無法堅決地做出選擇。
以學習基本原則為主軸,在多次對話後,我訂定出我第一學期的計畫,先暫定一個我最有感的研究主題「解放教育資源——人脈透明化」,並透過大量接觸我有興趣的領域的理論及經驗,以及不斷反思與自身關聯,也回到我最一開始踏入 Goddard College 的初衷「想深入了解自己真正想做什麼」。
notion image
(圖三)學習基本原則
 
關注這三個學習基本原則,可以呈現出理論、實踐、整合的全面性,讓所有學習方式都受到同等的重視。這三個原則是 Goddard College 研究生教育的基礎,而三大學習基本原則並不是有順序性的,而是可以依照個人狀態調整順序,又或者同步。
而從學習基本原則可以看出 Goddard College 在研究所教育上的幾點堅持:
1.知識與經驗並重:
從表格中可以看出認知的來源不僅僅來自於理論,還須倚重豐富經驗,如同杜威所強調的,「做中學(Learning by doing)」、「我們不是從經驗中學習,我們從反思經驗中學習(We do not learn from experience…we learn from reflecting on experience.)」。
在第一學期前兩個月,我發現自己動力不斷下滑,我和我的學習顧問說:「我是實作型的學習者,卻因為學術英語的難度,以及對自我的高要求,花太多時間做理論的研究,儘管獲得新知讓我興奮,但因沒有實作而感受不到我所需要的成就感,我需要開始思考如何結合實作了…」(詳細的自我剖析就先暫時不在此紀錄了),學習顧問回信給我說:「如同你所擔心及詢問的,我建議在研究與實踐取得合適的平衡,在最佳的情況下,他們是相互啟發的。」
所以我開始思索自己能在何處累積經驗,而在 Medium 分享文章,是我第一個實踐。
2.重塑知識:
研究所新生前六週有一堂線上課程「如何成為一位 Goddard College 的研究生」,每週有不同的主題:
第一週:研究方法
第二週:批判思考與知識建構的方法
第三週:批判性寫作
第四週:個人身份以及為世界做出負責的行動
第五週:同儕回饋批判性寫作
第六週:有創意的建構知識方法
每週有大量必/選讀的資料,看完後除了需要在新生討論平台上回應本週的問題,並回覆同學分享的答案,最後綜合同學的回饋,寫一篇與該週主題相關文章給自己的學習顧問。
我對於第二週「批判思考與知識建構的方法」的課程引言印象很深刻,
「我們如何知道我們所知道的東西?認識論,研究我們如何知道我們知道什麼?知識是什麼?以及我們如何獲得知識?這是一個窗口,透過它,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我們的信念和建構知識的方式。本週我們的重點是研究我們所研究的東西背後的故事:我們如何以及為什麼會相信某些東西而不相信另一些東西?我們如何判別和處理資訊?以及真正瞭解某件事情或尋求知識對我們自己來說意味著什麼?當然,這所有的主題都導致我們不斷提出疑問並質疑我們的一生。透過增長我們對自己的認識論的認識,我們可以提高我們對自己的研究、發現、創造和傾向的批判性思考能力。」
釐清自己的知識論,也許是面對資訊爆炸的應變之道,進而重塑知識,為自己與世界帶來更多不同視角。
Goddard教授Elizabeth K. Minnich 曾表示,封閉型知識是危險的,知識需要交流對話的,並分享波蘭詩人維斯拉瓦·辛波絲卡的一段話:「任何不能引發新問題的知識都會很快滅亡。」
同時在名古屋大學推動低住宿學位的教授 Karen Campbell 分享,「我們正在努力警惕自滿的陷阱:注意到誰被排除在外,並詢問原因,找出體制性/無意識的種族主義,以便更健全地轉變知識。為了幫助提高意識, Goddard College 研究所的學生必須不斷探索他們作為變革的推動者的個人文化身份,識別文化盲點,並學習我們如何成為一個更歡迎種族多樣性的群體。 」
notion image
(圖四)非洲眾神的掛布
💡
這是一張繪有非洲眾神的掛布是在一位教授的辦公室拍的。在 Goddard 你可以感受到多元的種族、文化,以及對自身身份、認知的反思與連結。
 
3.對自身的探究、對社會的實踐
對自身的探究是我來的主因,也是許多畢業生在畢業典禮上,最有感的收穫之一。
從起初申請時因為需敘述自身動機而對自我過往的剖析、在實體課程時與學習顧問的對話,以及在前六週的新生課程中,問題最終都會回到自己身上,「你的認知是什麼?你與此件事情的關聯是什麼?你的想法是?你下一步的行動是?」。
而從自身探究連結到對社會的實踐, Goddard College 研究所所長 Ruth Farmer 很清楚地點出:
「 Goddard College 研究生在設計研究計劃時,要明確說明此研究計畫對自己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影響他人。參與實踐、將理論應用於現實世界,是他們研究所學習很重要的元素。」
 
以一位 Goddard College 校友 Sara Shields 的故事為例。
Shields 在申請 Goddard College 曾做了幾年的護士,她希望改變醫療機構的文化,改善普遍對護理人員和病人產生負面影響的壓力。她的目標是不僅要改善造成此壓力的現存問題,而是要追溯過往歷史,找到一路造成護理師工作不再存在精神與人為關懷的原因。
Shields 對她多年來所工作的機構的政策和程序有全面的瞭解,而 Goddard College 的學習顧問們則幫助她加深如何調查歷史和當前護理實踐的理解,並在最終發現了替代方案。她創造了一個受脈輪啓發的領導力模式和工具包,旨在改變醫療環境,同時創造人文藝術、科學和收入的健康平衡。Shields 將她的專業知識與透過研究生學習獲得的知識和技能相結合,創造出了能夠提高領導力、減輕醫護人員壓力的資源,進而使患者照護方式發生積極的變化。
從 Shields 的故事可以看見 Goddard College 的三個學習基本原則,以及 Goddard College 如何和她一起達成自我設定的目標。
更多 Goddard College 師生的社會實踐案例,歡迎參考:
Worlds of Change Blog: http://worldsofchange.com/
 
用一段 Karen Campbell 教授的分享,作為 Goddard College 教學法的總結:
「教學法的構成要素是,確保每個學生發揮他們的潛力,超越他們最初想象的目標,發現/創造(新的)知識,改變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的生存和行動的方式,促進社會正義。」
 
下一篇將會以師生關係、課程實際運作方式(例如:八天實體課程)分享 Goddard College 對於進步主義教育的實踐。
 
【資料來源】
Mirriam-Goldberg, Caryn, Elizabeth K. Minnich, Sarah Bobrow-Williams, Ruth Farmer, Karen Campbell, Katt Lissard, Lori Wynters, et al. Teaching Transformation : Progressive Education in Action, 2017.
Kohn, A. (2015). Progressive Education: Why it’s Hard to Beat, But Also Hard to Find. Bank Street College of Educ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educate.bankstreet.edu/progressive/2
Quay, John. 「Not ‘democratic education’ but ‘democracy and education’: Reconsidering Dewey’s oft misunderstood introduction to the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Educational Philosophy and Theory 48, 期 10 (2016年8月23日): 1013–28. https://doi.org/10.1080/00131857.2016.1174098.
Goddard College Graduate Institute- Graduate Student Addendum Handbook, effective S18 (Updated 01–04–19)
Goddard College Graduate Institute- Graduate Student Handbook(27–06–19)
Goddard College. “About Goddard.” Accessed April 23, 2020. https://www.goddard.edu/about-goddard/.
葉坤靈. “美國進步主義教育運動(1919–1955)與中等教育改革之影響.” 教育資料集刊, May 5, 2010.
Cremin Lawrence A. “John Dewey and the Progressive-Education Movement, 1915–1952.” The School Review 67, no. 2 (July 1959): 160–73. https://doi.org/10.1086/442489.
Teacher, Be A. Good. “Edu Exam Note: 進步主義(Progressivism).” Edu Exam Note (blog), March 9, 2012. https://edu-exam-note.blogspot.com/2012/03/progressivism.html.
經驗. 民主. 教育: 杜威教育哲學 [電子書]. 上海: 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07. https://ezproxy.lib.nctu.edu.tw/login?url=http://cec.lib.apabi.com:80/product.asp?BookID=m%2e20081201%2dm016%2dw014%2d064.